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 广东档案在线>人物纵横

傅作义绥远抗战

2017-11-01 08:25 来源:南方网 特邀撰稿人 李 莉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不断对中国进行侵略,相继占据我东北地区和热河省。1935年,日寇控制了河北、察哈尔两省大部后,开始积极策动“华北五省(河北、山东、山西、察哈尔、绥远)自治运动”,而后成立了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使我冀东22县近3.3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沦为殖民地,继而又侵占我察北六县、察东八旗,并组织了傀儡政权——“察哈尔盟公署”。1936年6月之后,日军更是多次进犯我绥东地区,妄图通过侵占察哈尔、绥远(今内蒙古自治区中部)两省,建立一个类似伪满洲国的“蒙古国”。为一步步完成其所谓的“满蒙计划”,日军将侵略的矛头对准了绥远。

  侵略者倾巢犯绥远傅作义部击溃日军

  日本侵略者为了染指绥远可谓不遗余力。他们不但通过设置特务机关从事军事间谍活动,还派遣大批日本浪人在丰镇、集宁、萨拉齐、包头一线扰乱社会秩序、压制和破坏抗日活动等。此外,他们利用重金拉拢蒙古贵族阶层,资助其组织傀儡政权、建立武装。日寇一方面让内蒙古特务机关长田中隆吉拉拢扶植蒙奸德王(蒙古王公德穆楚克栋鲁普)和汉奸李守信,成立“蒙古军政府”,组建了两个军8个师万余人的伪蒙古军,德王任“蒙古军政府”总司令;另一方面收买绥西著名匪首王英,组织了所谓的“西北蒙汉防共自治军”,王英任军长,频繁从察哈尔窜扰绥境。

  为了加紧侵绥步伐,日军飞机不断在归绥、包头、百灵庙、陶林、集宁一线上空侦察;汽车昼夜不停地运送武器、弹药等军需物资。关东军参谋长板垣征四郎、内蒙古特务机关长田中隆吉、天津驻屯军司令官多田骏、北平特务机关长松室孝良、太原特务机关长和知鹰二等人纷纷打着“亲善共荣”的幌子,对国民革命军35军军长、绥远省政府主席傅作义进行威逼利诱和策反,在遭到严词拒绝后,关东军开始积极部署对绥远的武装进攻。

  1936年11月,收复百灵庙时的傅作义部冲锋队战士。

  1936年7月初,伪西北防共自治军一部直犯绥远兴和县。这次日军侵绥的试探性进攻被国民党军击退。30日,伪西北防共自治军总司令王道一率2000余伪军进攻红格尔图和土木尔台,国民党军奋起反击,毙伤敌人过半,王道一因此被日军处死于察哈尔省西部的商都。经过土木尔台、红格尔图激战后,傅作义断定敌军必将大举侵绥,立即采取应对措施:一方面命令各部队积极构筑工事准备迎战,并秘密召开各级军政人员会议,制定对敌战略战术;另一方面将敌情及判断上报国民政府,指明绥远安危事关国家前途。

  10月5日,田中隆吉在化德(今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东北部)主持召开了侵绥军事会议,决定兵分三路进攻绥远:李守信率伪蒙军第一军守兴和县一带;德王率伪蒙军第二军在土木尔台一带待命,准备直取百灵庙;王英率部驻土城子一线,拟先占领红格尔图,然后由百灵庙、红格尔图直逼归绥,继取集宁、包头、河套,从而达到占领绥远全境的目的。是时,日军指挥的军队包括李守信的伪蒙军万余人、王英的伪军1.3万人以及伪察蒙保安队万余人,连同日军派遣到伪军中的各级指挥和特工人员,总兵力达4万人,大有倾巢犯绥之势,战事一触即发。

  11月12日,日军开始向红格尔图进犯。红格尔图当时属绥远省陶林县,西距县城160里,南距集宁180里,东距日伪盘踞的商都仅60里,三面环山,通归绥、陶林、大庙、百灵庙等地,是商都入绥的必经之路,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日伪军对此处势在必得。日军命令王英率两个骑兵旅及1个步兵旅加两个炮兵连袭击红格尔图,并配以3架日机轮番轰炸。当时,驻防此地的国民党军兵力仅有一个步兵连、两个骑兵连,以及察哈尔正黄旗蒙古骑兵和当地自卫队百余人。面对强敌,国民党守军奋力迎战到14日,以少胜多打退伪军。15日,日伪军千余人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再度发起进攻,又被国民党守军击退。16日,田中隆吉亲自指挥,日伪军在大炮、装甲车、飞机的掩护下对红格尔图进行猛烈轰炸。此时,傅作义也到前线坐镇指挥。18日,国民党军队全线反击,击溃日伪军,激战5昼夜的红格尔图之役以中国军队胜利而告终。此战共歼敌400余人、俘敌300余人,缴获汽车、电台等大量军用物品。

  百灵、大庙连连告捷绥远抗战胜利收官

  红格尔图之战不仅给敌人以沉重打击,也为随后国民党军收复百灵庙奠定了基础。百灵庙距归绥170公里,有庙宇及住房3000余间,是喇嘛、蒙人聚集之处,也是汉蒙交易最繁盛之区。“在政治上之关系,近则以该地为中心,对绥蒙人士,威胁利诱,愚弄离间,以潜移默化其内向之心;远则以该地为根据,向西北延伸其政治侵略,期遂其暨食鲸吞之欲。其在军事上之关系,则屯兵一部,对于绥垣,已形侧背包围,随时发动,南可拊绥垣,捣包固(包头固阳),西可攫我五临”,其战略地位不言而喻。然而,自德王甘为傀儡后,他所控制下的百灵庙便成为日寇侵华犯绥的根据地,还驻有伪蒙军骑兵第七师穆克登宝部等。

  日伪军在红格尔图惨遭失利之后,随即向百灵庙调增兵力,并运来大批武器、弹药和粮食等军用物资,全力备战,企图以百灵庙为依托向绥北各地进犯。傅作义侦得该军情后,决定乘胜收复百灵庙。他多次召开军事会议研究收复百灵庙的方案,制订行动计划。11月22日,傅作义命收复百灵庙战役的前敌总指挥孙长胜、副指挥孙兰峰率骑兵、步兵各3个团及炮兵、装甲车队等,集结于距百灵庙东南75公里处的二份子、公胡同一带待命。

  23日夜12时,傅作义部发起攻击,激战至24日晨,摧毁日伪军多处阵地,8时许,残余日伪军全部被歼灭,百灵庙成功收复。此役毙敌300余人、伤敌600余人、俘敌400余人,缴获步兵炮3门、迫击炮6门、野炮4门、轻重机枪20多挺、步枪600多支……然而,日伪军不甘失败,于12月3日对百灵庙进行反扑。孙兰峰率部反击,敌军死伤500多人、被俘200余人,百灵庙之战再度告捷。

  在红格尔图和百灵庙战役胜利的有利形势下,傅作义下令收复日伪设在绥远的最后一个巢穴大庙。由于之前退守大庙的王英所部金宪章、石玉山两旅反正,穆克登宝部被歼灭,大庙实际上已经是残兵困守,兵力不济。12月10日,傅作义部顺利收复大庙。至此,绥远抗战胜利收官。

  全国各界援绥抗战史迹昭垂万世不磨

  绥远抗战期间,傅作义坚决抗日的正义之举受到全国各族各界人民的支持和援助。中共中央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发出《关于绥远抗战通电》,号召全国人民援绥抗战。上海、天津、北平、西安、武汉以及其他大城市的人民团体代表,携带大量慰问品和捐款来绥慰问,其中不仅包括政界、学界、妇女界的代表,更有黄炎培、朱自清、曾昭伦等知名人士和学者。

  傅作义曾发表谈话鸣谢各方支援:“此次绥远抗战,迭蒙海内外爱国人士热情援助,既予物资补充,复荷精神鼓励,可钦可敬……目前大多数民众对爱国已有深切认识,确为国运一大转机。所谓目前抗战守土,窃恐不足以表明复兴。今之全国慰劳情绪,却表示整个民族精神,复兴之基即在于此。”

  上海妇女儿童前线慰问团赴绥慰问

  毛泽东将绥远抗战称为“全国抗战之先声”。绥远抗战的胜利,不仅使日寇利用“中国人打中国人”的阴谋破产,而且完全打乱了他们西侵的既定部署,同时也使得德王建立“蒙古国”的梦想化为泡影。当时,许多地区广泛流传的一首歌谣:“百灵庙里德王逃,佳讯传来兴倍高。四万万元空一掷,‘大元帝国’梦魂销。”1937年1月15日,天津《大公报》的社论中写道:“绥远抗战之役,不仅取得中华民族史上光荣地位,且已作为中华民族史上重要的转折点,史迹昭垂,万世不磨。”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10月13日总第3129期第二版

  来源:中国档案资讯网

 

编辑: 陈冰青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