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广东档案在线>历史长廊

末代沙皇登基前的广州之旅

2017-02-09 10:15 来源:南方都市报

  一百二十年前的1891年,就在这样和暖的四月,千年古港广州喜迎前所未有之盛事:三年后即位成为沙皇尼古拉二世的俄国皇太子携其表弟希腊王子乔治来访。

  晚清广州对外交流史上这一重大事件如今仅在小范围学术圈子里被提起。而当时粤海关税务司在海关十年报告中的“名人来访”专栏简略述及此事,上个世纪90年代的中文译本却把“皇太子”一词误译成“希腊国王恰烈维奇”,殊为憾事。

  天字码头迎贵宾

  1890年,俄国皇太子尼古拉此时年届二十二,为了完成即位前的例行国外旅行,宫廷为他拟订了涵盖世界上四大文明古国———埃及、希腊、印度和中国的旅行路线。皇太子在希腊邀约表弟乔治王子一起踏上旅途,1891年4月抵达中国海岸。

  皇太子最初拟访问数个中国港口,来华途中行程几经变更,惟广州、汉口依旧。汉口有大批俄国茶商,也设有俄领事,是中俄茶叶贸易的重要基地,而广州二者皆无,皇太子坚持一游广州,有其历史原因。俄国关注广州这个远东贸易港口始于18世纪上半叶,但清廷以俄国与我国陆路通商、专享恰克图口岸为由,屡屡拒绝其来粤贸易请求。19世纪初两艘俄船来粤试行贸易,虽侥幸成功,但多名地方大员均因此受到惩处,清廷发文严厉禁止俄船来粤。尽管19世纪中叶后广州已经被纳入对俄开放范围,直至19世纪末,俄国在广州仍未设立正式领事机构,也无商馆经营,除了地域原因外,盖因长期以来俄已在华寻得更为有利的贸易港口。皇太子广州之旅,算得上了却一桩世纪心愿。

  这是广州第一次完全循西方礼仪来接待外宾,当局为此筹备数月。天字码头、广雅书局均修葺一新,两广总督李瀚章还指示“标亲军逐日在署内用西法操演,佐以西乐音韵悠扬,以便俄储到省时列队接庶,稍尽邦交之礼而伸仰慕之诚也。”

  因广州未设俄领事,俄方人员多次通过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和李鸿章协商广州接待事宜。广州市民在两次鸦片战争期间与英法军队的对抗俄国人早有耳闻,因此俄方颇为忌惮,要求届时“加意弹压,免生事”;又因一年前广东地区曾发生流感疫情,俄方希望提前知照。李鸿章复电提请放心,地方当局将妥善处理。事实上,皇太子到达广州时看热闹民众的表现,不仅让来客放心,而且令其击节起敬。至于时疫,用当时粤海关税务司的话说:“轻重不同的传染病,不时在全省各地蔓延,但广州始终未被波及。广州本身一直对各种疾病有着惊人的免疫力。”

  1891年4月4日,皇太子舰队抵达香港。专程赶往香港陪同皇太子完成中国旅程的除了俄国驻华公使馆人员,还有李鸿章特意挑选的曾在我驻俄公使馆任法文翻译的联兴。4月5日早上,皇太子和随从转移到中国政府派遣的轮船招商局船只“江宽号”上,驶往其中国行的首站广州。

  两广总督李瀚章的安排是:“俄储至粤黄浦(埔)、虎门两处,各择一炮台为礼台,燃炮念一声,悬俄国兵旗,台兵排队作乐,沿途所遇中国兵船,弁兵排队,不响炮。离省四十里,派中军、翻译持片往接。”

  俄国人自己也有记录。皇太子一行所乘“江宽号”抵达虎门时,“相对比较近的高高河岸上星星点点地分布着新建的炮台,从那里发出了礼炮的轰鸣……在最近的看得见的据点和山坡上列队排着士兵和迎风飘扬的旗帜。”

  下午4点,“江宽号”停靠在广州内城南门外的天字码头。自唐宋以来,天字码头就是商船靠泊之地,清中叶后专供官方使用,外来官员水路来粤或离开时均在这里上岸或上船。为了迎接皇太子,天字码头“按照中国风格装饰得新奇别致”。李瀚章随即率文武官员前来,递名片上船迎晤,“见面拉手、鞠躬。俄储取帽对坐,翻译立言,谈数语即行。俄储送至船边。”因广东巡抚刘瑞芬生病,代替他陪同李瀚章往晤皇太子的是广东按察使兼署理布政使王之春。

  张之洞督粤期间修整过的天字码头所在的沿江堤岸,这时挤满了被当局的隆重气派吸引而来的老百姓。沿江路上人头攒动,人声鼎沸,但在俄国来客眼中,“这些聚集在一起的人们欣赏从未见过和听过的场景时所表现的行为举止很有分寸,可以作为西方任何城市的平民的榜样……”这自然化解了此前俄方关于“该省民情好动”的担忧。

  李瀚章筵宴广雅书局

  李瀚章和属僚在天字码头短暂会晤皇太子一行后,“江宽号”接着溯珠江而上,泊靠沙面。沙面这个明清时节广州有钱人吃喝玩乐的花船聚集地,因靠近旧时广州对外贸易十三行商馆区,第二次鸦片战争以后被英、法强行租借,形成独立小岛。19世纪末岛上除了英法领事馆,还建有各种公共及游乐设施,诸多外国商行驻扎此地,其商船则泊于岛外装卸货物,中国轮船招商局的船只也在此处寻得抛锚地。皇太子来访之际,正逢日本皇家杂技团来巡回演出,皇太子一行得以欣赏到其精彩演出。

  皇太子一行稍事休整,傍晚时分微服游览珠江对岸的海幢寺并拜访了著名的十三行总商伍浩官宅邸——— 伍家花园。

  此两处地方在有清一代是广州当局接待外宾的重要场所。18世纪末19世纪初两个英国使团和一个荷兰使团经过广州时,两广总督均安排在海幢寺会晤,然后使团或下榻于伍家花园,或在此处接受地方当局赐宴。自乾隆末年始,海幢寺还是与十三行贸易的驻粤外国商行人员定期游览的不多的去处之一,在他们的记述中,海幢寺以“河南庙”著称。王之春有诗云:“海幢寺古海珠新,再溯千秋迹已陈……东望沧溟西过岭,皇风和畅靖边尘。”

  俄国人19世纪初首航广州试行贸易、世纪中叶出使日本的普提雅廷使团途经广州时都曾游览海幢寺,留下了关于海幢寺的俄文记录。海幢寺和伍浩官声名远播,吸引皇太子一行忙里偷闲前往一游。

  从海幢寺出来,皇太子一行做客坐落在寺庙西侧的伍家花园,主人用上乘的茶叶招待客人,并参观了伍家祠堂。遗憾的是,如今我们已经无从查考负责招待客人的浩官家族的代表、俄国客人笔下那位“矮小谦逊的人儿”究竟是谁。

  4月6日中午,两广总督李瀚章在广雅书局筵宴款待皇太子一行。

  广雅书局是光绪十三年(1887)张之洞督粤期间为“振兴文教”而创办的。其位置就在今天的文德路上,乃明代著名南园诗社及与其隔水相望的南园别墅之旧址。

  皇太子一行先乘坐专门的小轮船和“江宽号”抵达天字码头,李瀚章再次率文武官员前来迎候,安排他们坐上轿子,皇太子随行乐队和粤督李瀚章特意配备的中国乐师一路吹奏着前往广雅书局,“沿路擎枪作乐,极形热闹。”途经道路两旁依旧挤满看热闹的市民,喧闹却有序。

  粤督准备的“酒席中西餐用”,既有本地佳肴,也有欧洲口味。给客人的餐具也同样中西并用,除了象牙筷子,还准备了刀叉。客人对广州美食赞不绝口,认为“一个口味极其刁钻的欧洲人也会津津有味地吃本地人的好饭食”,而“富有的中国人天生是世界上最讲究的美食家和最殷勤的主人”。粤督用讲究的东方礼节招待皇太子,席间提议为俄皇、为中俄两国的繁荣、甚至为陪同而来的希腊王子的祖国及其父王举杯致敬,举座皆欢。皇太子随行乐队则每上一菜就奏乐,宴会气氛热烈而友好。宴会持续到下午4点钟,“宴毕,制军及藩宪排列队仗与俄太子同行,俄兵随之……迨俄太子登舟,各宪始回衙署。”

  4月7日上午,皇太子一行自行参观市容,考察了沙面附近的商铺。店主殷勤地招待他们,展示了质量非常好的商品,其中“带纯阿拉伯图案的珐琅制品、鲜艳的花布和瓷器”深得客人赞赏和喜爱。

  接下来这一天皇太子都在沙面度过,做客法国领事于雅乐府邸并接受宴请,也顺便游览了沙面岛。

  4月8日皇太子告辞离开。应李瀚章之邀,顺路参观了长洲岛上的水师学堂,观看了学员的列队表演。后启轮回香港,再经海路前往其中国行的下一站。

  皇太子结束粤地之行后,联兴向李鸿章汇报说:“俄储在粤三日,宾主尽欢。”升旗、放炮、先行派员迎接、到岸后督抚亲自上船迎晤、宴请接送,广州这一接待模式得到俄方认可,成为其它各处仿照的范例,称之为“粤例”。

  皇太子一行抵达汉口时,“(俄)领事请照粤例”,鄂督张之洞亦照广州方式,“派兵轮迓于三十里外,江汉关道、中军副将先在汉口相待,一到即上船,持名片接候。江干炮台及驻汉中国兵轮声炮如式,洞旋即登岸拜晤……请次日筵宴。来往俱用坐船接送,席间彼此各致颂词,宾主一切如礼。”俄船下行,张之洞电告预备接待的署理两江总督沈秉成,建议沈督“仿广东及敝处办法”。

  (省档案馆编研部 摘编)
  
  (原载于:《南方都市报》)

点击查看原始图片

晚清时期的广州海幢寺,左下角俄文意为“河南庙院内”。

点击查看原始图片

图为1895年俄文版《尼古拉二世陛下东方行》第二卷第四册插图“中国家族祠堂”。

编辑: 陈冰青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